我不知道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一千年,两千年,或者更久。但这么长的时间,回想起来,也只不过就是那么一瞬,一瞬而就的千年。但我并没有忘记,忘记我作为一柄剑的荣誉。那时被锤炼千次,我的光印着铸剑人微笑的脸,我用锋利的刃撕裂风的身体,他们说那种锋利叫吹毛断发,叫削铁如泥。后来,我随着一位将军征战东西,我的刃可以刺透坚硬的盔甲,我是他手中的利器,我成就了他的光荣,也成就了我的荣誉。将军死去,我也随他进了墓地,在这黑暗的地底,我幻想再有一天,光茫四溢。

直到墓门被开启,我依旧在沉睡,只是千年的沉睡并没有抹去我的光华,也是在那一瞬,伴随着四溢光华的,还有嘈杂的人们。我被高高举过头顶,我想:我又能再度上阵杀敌。只是我疑惑,这些人,不如将军威武,也不如将军有力。我被装进华美的盒子,我不喜欢,我怎能和这华而不实的东西呆在一起,只是我不能选择。

“你别骄傲,没有我,你并不能卖个好价钱。”

盒子对我说话了,可是我不想搭理它,我的骄傲在战场上,想起战场我就激动,我只能在勇猛的手中展现力量,我可不能这破盒子中把我的理想埋葬。

不知又过了几日,我终于从这个破盒子中出来了,而且我被一双有力的手握着,我在他手中飞舞起来,我能说什么呢,像是回到了战场上,我只是陶醉,我再次用锋利的刃撕裂风的身体,我的刃会让它们颤栗和尖叫,哦,不只是它们,还有所有的对手,让他们恐惧和胆寒。我的面前是一根手臂粗的铁棍,我要撕开它,我告诉自己,伴随着他的一声大吼,我干净利落的把它斩为了两段。四周忽然响起热烈的掌声,对于掌声,我还是不太熟悉,我还是更熟悉那狂野的吼声。

我又被放回到盒子中,周遭是一个又一个激烈短促的声音,“15万”“20万”。

最后周围又都安静了下来,我像是被交给了另一个人,几经颠簸,这是一处漂亮的住宅,我又被拿出盒子,这是个胖乎乎的男人,他给我装上了长长的剑穗,将我悬挂在他金碧辉煌在大厅。

再后来,他就带来很多人,让我在他们面前炫耀,每天砍着手臂粗的铁棍就成了我的工作。我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再上沙场,真的已经只是个梦想。

面前又是砍了若干次的铁棍,当他再度举起我,面上带着得意的笑,怪叫着砍向铁棍时,我的身体碎了,如同我那早已碎了的心,一片一片,散落地上,再也收拾不起来。

上一篇:前尘情债(尾声)

下一篇:丫头破处

:)作者的文笔,让人沉醉其中,融入故事,为剑的一生叫屈。只是好像有点不像童话,不过还是非常棒!    [回复]

  2006-06-02 19:18:0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