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心情日记

2004.8.5 凌晨的1点钟,我却没有一点的睡意,不是不困,而是我困得有些失眠,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为什么这样伤害我自己呢,为什么我付出的还不够,我真的不明白,我错在哪里了,感情的东西真的让人难以思量,心跳到了100多下,体温比40度的太阳还热,可是我的灵魂冷到了比冰都还僵,没有一点的知觉。 从一开始到结束都是痛苦,为什么还要去哭哭的哀求,为什么还要需要得到结果呢,明明昨天不会再重复了,可是还想一味的追求一个对错, 本来伤口在流着红色的水,为什么还要用用盐巴去止住呢, 明知道都已没有结果,为什么还苦苦的折磨自己呢?

阅读全文

从群体的唠叨中窥视群体的命运

从群体的唠叨中窥视群体的命运 古人云:“文如其人”,信哉斯言。不过,本人在这里将对这句话做点个人瞎解。 所谓文,并不仅指形诸文字的东西。任何人的言谈都属“文”。当然还不指这些。对于这些文,都包含着一个不可缺的东西——时态。这里的时态指过去、现在和未来。 所谓人,这里指一个人一生的几个阶段:少年、青年、壮年、老年和死亡。即成长、强盛、衰老和死亡。 人处在不同的阶段,其“文”具有不同的特点。主要表现在时态上:年轻人,处在成长中的人,其言辞总是在指向未来,将来“我”将怎样、怎样,“我”之目光总是越过现在,指向未来;而一个濒于死亡的人,其言谈总是过去

阅读全文

宋江与陈水扁

宋江是《水浒传》中108将的头号人物,占据梁山,其势力已经达到具备颠覆赵宋王朝的水平。然而这一代枭雄并没有凭借自己手中的势力,为自己搞把龙椅,而是惨死在赵宋王朝钦赐的毒酒之下。更令人不解的是,这个一代枭雄,明知自己将死,不但不反抗,反而将可能替自己复仇的李逵送进阴间同自己做伴。 宋江的遭遇,曾引来另个伟人的一声叹息,他对宋江的投降极为不满,并亲自发动对《水浒传》的批判,这人就是老毛。在他看来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革命不彻底,导致最后一个悲惨的结局。 对于宋江为什么投降,为什么毅然接受死亡?我在这里仅做一点猜测。宋江的确具备推翻赵

阅读全文

云朵上的亡灵安息了吗?

写给一位刚刚失去爷爷的人: 我认为人生的起点是生,终点是死!人刚出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懂,一切只能从未来中去获得,所以是开始。而到最后,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应该对自己的一生有个终结,所以就会离去! 我在离开家的半年里,外婆外公相继去世。我也没有见上他们最后一面。他们子孙里最疼的是我。我也很爱他们,而现在呢,我却连他们的最后安身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里。 也许就是因为我没有见上他们最后一面。也就让他们至今还活在我的心里,当我得到他们去世的消息时,我没有多么的伤心,我想我真正的伤心是到我回家,到他们家了,看见空荡荡的房屋,到

阅读全文

思念母亲

中秋,团圆之节,想起了家,想起了我的爸妈。我这个四年没回过家,可以被称着大不孝的人,想家了。四年,我已经想不起这四年是怎么过来的,似乎只是转瞬之间。而今天,从刚从老家来的嫂子口中得知,这四年,我妈太多时候都有病在身时,我差点当着她的面哭了。我恨我自己,在外面只顾着自己个人的一些小事故作感叹,顾着自己的儿女长情长吁短叹,却忽略了我最亲爱的母亲。我母亲已不再是我记忆中还年轻的妈妈了,妈妈老了,我却没有感觉到,妈妈老了,二十多年始终为我的操劳,她老了。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母亲是个极严厉的人,甚至还打过我几次,那时还有些恨她。但太多的时候,感受到的是母爱的温暖

阅读全文

月圆夜-"火"样中秋

小时候,每到过中秋月圆时,在那个围着红墙的四合院里,都会挂起纸灯笼。我家门口的石榴树上被我装扮的红通通的,在月光的照射下形成了一道光晕,折射在我脸上,好温暖! 我给它起名为“火”。 “火”是我种的,几乎是和我一起长大。每到丰收时节,它都会给我带来香甜多汁的果实。 “火”长得很茂盛。茂密的枝叶在炎热的夏天给我带来一丝轻凉。我喜欢在它的怀里嬉戏;在它的怀里打盹;在它的怀里赏月。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四合院就要变成高楼大厦了。还是在那个围着红墙的四合院里,我和“火”渡过了最后一个月圆夜。我为它穿上了红红的外衣,在

阅读全文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他来到我的世界,然后又悄悄的离开了我.我已习惯有他的陪伴,有他的关心.他的离去,让我的心有说不出的痛,酸酸的.我以为他就是我可以一辈子依靠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你不爱我,你不需要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比关心别人多几倍的关心我,让我以为你喜欢我. 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 你说我们做朋友吧.手中为你准备的巧克力,洒了一地.颗颗...粒粒...我的心像这些巧克力一样,散落的到处都是,再也不能拼凑. 你太残忍!

阅读全文

灵岩山寺

灵岩山寺在灵岩山上,从下往上望,黄色的外墙高耸于陡峭突兀的岩石上,特别是一方突出群木包围的宝塔更是徒然令人神往。 徒步吧!爬山,我自是独游惯了。从山脚有石阶直达山顶,石阶皆由条石铺成。山脚有一新修建的牌坊,由于年代太近,不会太吸引眼球。石阶两旁满是卖香烛和小物件的生意人,看样子一直绵延到山顶。这让我想起了阳朔那条长街,不过那条长街的韵味似乎要浓些。游人很多,耳中除了嘈杂,还有路旁小店播放的装饰了现代乐曲的颂经的歌声,听着,竟有一些摇滚的味道。前面是山门,向上望,自有一股庄严之气,看题词,约是明代所建,历史已把它变成了灰褐色。山门后的路已全是青砖垒成,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