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一   窗外依旧在下雨,雨滴敲打在窗前的构树上,沙沙地响着。空气中蔓延着若有若无的凉,这是秋天早已来临的标志。   与往年不同的时候,自从入秋以来,没有多少秋高气爽的天气,更多的就是连绵的阴雨,无论到哪儿都是湿漉漉的,再加之我是一个好静的人,没事的时候,就老爱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人来来往往,也看着窗外的车来来往往,看着太阳升起,也看着太阳落下,因为下雨,没办法到别的地方去,我也就有了更多坐在窗前的时间。   办公室的窗户正对着公路,白天的时候尤其是逢集的时候,总是特别喧闹,来来往往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流,给这个小镇带来了繁荣,也凭空增加了几分烦

阅读全文

秋之随想

一 没有什么植物能够抗拒秋天的力量。尽管他们都知道,秋天会在什么时间来临,会在什么时间离去;可是当秋天以席卷万物的姿态袭来的时候,所有的植物都开始索瑟自己的身躯。 秋天来了,最先感受到的一定是枝头的叶子,当草还是一片葱葱郁郁的时候,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叶子就已经开始从空中飘落了,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一定努力抗争过,可是抗争以后,它们都发现,自己微薄的力量,在这大自然的轮回中是多么的软弱,自己看似庞大的身躯,在秋风的席卷下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秋声过耳,总有忧伤的风在身边吹过,就连亘古不变的阳光,都沾染了一些儿女情长——十点了,才有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雾

阅读全文

逐渐远去的石板房

  陕南的土地,贫瘠而荒凉。几千年来,这块土地没有给人留下太多的记忆,无论是古代的帝王,还是现代的伟人,都很少从这里走过。行走在陕南,莽莽的群山遮住了我们投向远方的视线,那些裸露在外的石头,像大地的伤疤一样触目惊心,总让我们感觉到揪心的疼。   从安康出发,顺着汉江,一路向上,行约八十公里,就到了紫阳。一直以来,紫阳素以富硒茶、金钱橘和山歌而闻名,但是,对于我,一个土生土长的紫阳人来说,最先让我记住的,不是茶的芳香,也不是橘的甜美,更不是山歌的悠扬,而是老家那简陋而又古朴的石板房。   石板,学名页岩,紫阳人管它叫石瓦。与别处的石板相比,紫阳的石板独

阅读全文

魂归何处

我一直停留在老家,一个陕南的小镇,一个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的地方。 仲秋世界,树的叶还没有完全落下,在我的办公室的窗前,构树的叶依旧苍翠欲滴,曾经落满的厚厚的灰尘,经过这场雨的洗礼,让叶子呈现出本来的面貌,在这个凄迷的夜晚,给人的内心增添了几许暖意。对面的山峰依旧,门前的小河依旧,窗外的房屋已久——只是我的轻狂岁月早已不再,我的心里蓦然有了几许惆怅,是对曾经存在的青春的怀念,还是对年岁渐长的迷惘,我不得而知。 年少的时候拼命想逃离这个地方,去看看外面世界的繁华,谁知道转了一圈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留在了老家,并且一呆就是十年,而

阅读全文

品读人生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好似一朵鲜花.那历经发芽 、孕育蓓蕾 、绽放生命的花朵,在辉煌淋漓尽至后,面容憔悴 、惆怅,直至凋谢.它的一生便走完了.这就像人生的旅途一样.既短暂,又长久.                               --题记 还记得看过<<三国演义>>这部名著演变的电视剧.剧中梁山的108位好汉的人生可真是光辉夺目,飒爽英姿啊!面对昏庸无到的政府,他们不畏惧怕,毅然举起了"为民作主”的旗子,挥动手中的大刀.向剥削平民百姓的官僚,洒下他们的愤怒.顿时,风云突变,风起云涌……冲啊,你们这帮禽兽不如

阅读全文

中秋

心如梦般的漂泊,情如过眼的云烟,当炎热还未曾完全退去的时候,金桂却已飘香,   明月悄悄丰腴。独在异乡的星空下,久远的深情如潮而至,点点,都是故乡的回忆,滴滴,都是思念亲人的泪水。   路远,双脚踏不上归乡的路途,一颗心却早已飞到父母双亲的身旁。爹呵,您那蹒跚的脚步,踩踏在儿的思念里步步成痛!娘呵,您那满头的白发,丝丝牵扯着儿每一个不能入眠的夜晚!多年的漂泊,儿与双亲月圆人不圆,总是隔着千重云,万座山,总是在这个中秋的日子,儿在明月下泪水成行。   堆积的思念在冰冷的城市一角寂寥的游离,丝丝缕缕放飞在落日的黄昏,那温暖的夕阳,是母亲柔和的脸庞。晚空

阅读全文

观鹈记

  余属爱闲外,回里辄旁河而游。偶步足斯干之南,有群鹈在沼焉,其颈细而长,足瘦而节,背直而削,标格奇古,白羽悦泽。或奋皓翅而高翚,或举修足而顾步,施翼弄影,仪态闲静,修颈宛转,意甚凝缓。余观兹沼泽,幛以郁林,带以流水,沟池环匝,嘉禾周布,良为野凫佳栖之所也。若乃雨潦集降,膏润萑沼,虾鳅饶有,鹈鹕乃咸萃于兹地。循径而入,惊鹈延颈鼓翼,乘风而举,连轩于云表。余仰其翻翰,超然念远,意颇清迥。夫玄契罕遇,骤感于遐心。次日复往,不见逸翮繁姿,乃荫垂萝灌木之下。远瞻林木萧森,离离蔚蔚,苍翠蒙密。近睨杂花水藻,华沃铄疏,草香荫美。余方闭目凝想,而闻簌簌有声,爰有青蛉振

阅读全文

义犬化主

齐东有一鳏夫,家养一狗,黝而硕,驯而骁,主人爱焉。行坐相随,饮馔之间,皆分与食。忽一日主人穿窬被逮,犬随之往,彷徨涕泣,咆哮不食者三日。叱之不去,逐之复来,狱警悯焉,乃出其主使相见,犬即奔趋,尾摇摇,腹噏噏,荡倚狎昵,人立撑臂,口啮其铐,复拽其衣。鳏夫因尔恸哭,泫然流涕曰:“天乎,予之有罪也,身在缧绁之中,犬将安仰?悔矣,吾何求哉?得与犬以命相依焉,斯已矣。”遂抱犬眷眷然而哭之哀,感其义而回心。狱警慨然曰:“嗟乎,夫以犬之忠,卒化其主之恶。物蠢人灵,人或不如庶类,而世皆冷肠,人性反出于犬下,故今多陷于囹圄者也。”

阅读全文

顺着河道流去的殇

1 夕阳。黄昏。暮归的老牛。 如烟。如梦。隐约的思绪。 欢歌依旧响起,笑声依旧响起,在我的视野之外,河水依旧流淌。 一场雨停了,一河水消了,一个生命去了。 2 注定,这是生命最后一次的度过。 一生的跋涉都被忽略过去,那浑黄的水诉说着、哭泣着、埋怨着…… 河道漫长,路途遥远,谁来指引你前行的方向。 那些徒劳的呼喊,依旧震耳欲聋。 3 雨天注定与忧伤有关,可是这季节的雨,写下的却是绝望。 你那似水还未完成的流年,是否充满了遗憾。 天空落起了雨,雨点打乱了阳关的灿烂。 耳边响起的,是连绵不断的呜咽。

阅读全文

被雨打湿的

天空低沉,云朵压得很低,在云的下面,是逐渐来临的飘渺的夜。淋着大雨的土地,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的柔和的光,逐渐蔓延开来,消失在我们所能看到的我们的视线的边缘。无处不在的潮湿,顺着风的漂移,钻进了我的鼻孔,也钻进了我的身体。我闭上眼睛,眼角没有来由的浮起一丝温热,我知道是雨水打湿了我的眼角。低下头,用手抹去了眼角的那一抹湿润。借着自己房间投射出来的灯光,我发现经过连续几天雨水的清晰,本来肮脏不已的操场,尽然没有一丝杂物,对于我所在的宿舍楼前,这是很少见的景象。一直以来,山村的夜晚,始终宁静得没有丝毫涟漪。传入我的耳朵的,只有身旁簌簌的雨声以及在雨声的空袭

阅读全文

四季,我打陕南走过

   1    一个季节的距离,隔绝开了两种温度的差距。    雪花,一朵朵地化了。那些洁白的精灵,随着风,渐渐地化为虚无。    那些温暖的日子,用漫天飞舞的明媚,点燃了久违的热情。于是,我们的思绪,被引回到了记忆的深处。    仿佛是,等了万年,才换来这一次久违的相约。    在心灵深处开一朵花,在思绪边缘长一片叶。于是,所有的诗意信马由缰地奔跑。    在我们的头顶,放肆地风吹着,唱响了亭台楼阁的歌。于是,沉睡了一个冬天的鸟儿,一起醒了,卖弄着自己清脆的喉咙,应和着潺潺的水声。    一种温暖在指尖萌发,这微弱的暖,在我的手中,逐渐蔓

阅读全文

那个男人,叫做父亲

  1   为了生活,我流过太多的眼泪,可是,再多的眼泪也无法洗去我内心深处的伤痛。这些年来,始终有一份疼痛在我的心中弥漫,随着年岁渐长,这种疼痛不仅没有被流失的时间所销蚀,反倒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天天更加清晰。    一年来,因为自己做了父亲的缘故,我对父亲的负疚也就更加生动起来。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坐在桌前,面对着空空如己的电脑,很想为父亲写一些文字,可是我沉重的思绪,却始终压抑着我的心房,我写在纸上的东西始终是那么苍白,只得一次又一次删去。想象着已经苍老却依旧为我在异乡奔波的父亲,我的身体总会浮现出太多无力感,相对于父亲对我付出的,我又何曾做过什么

阅读全文

被放逐的思维

   1    很多记忆都已经远了,消失在了时间的转动中。    横躺在我的手掌上的,是夏日独有的炎热,以及炎热送给我的思维。    2    在夏天的腹地,我是孤独的旅人。    在文字的背面,我用自己的全部时间,诉说着我的思念,以及快乐。    这个季节,我是安静的,也是幸福的,因为家中守候的娇妻弱女。    苍白的日子。炎热的感官。烟雨掩饰的远方。    深情的文字。纷飞的意象。长长短短的诗行。    一滴来自北方的雨,不经意间落入我的眼角,润湿了我干渴的目光。于是,漫山遍野的绿色,逐渐蔓延开来,生命开始以爱的姿态存在。   

阅读全文

透过树叶看天

树叶的缝隙中总是投下斑驳的影。影影绰绰所覆盖的,是被遗漏的阳光,当然,还有属于我们的时间。 没有人能够读懂一棵树的思想,这就像一棵树,永远不会懂得我们被无数冠冕堂皇的理由所掩盖的,属于自己的肮脏。许是因为我们把这种肮脏掩盖的太深的缘故吧,还是因为树们的单纯远远比不上我们内心的复杂。 此刻,我就站在树的旁边,仰视着它的郁郁葱葱的绿。在这个属于我和树所占有的空间里面,谁也打扰不到我们。 树静静地立着,我也静静地立着,我们一起思索着自己的思索。于是,浮云来了,在叶的缝隙中,我看到云变换着千万种形状:草原出现了,骏马出现了,牧羊的姑娘出现了,

阅读全文

披星戴月

  1    一个人的一生会走多少路,这是一个问题,一个我永远不会知道答案的问题。每次走在那小学六年级走了整整一年的路上,我也心里总会浮现出些许的疼痛;这种疼痛没有来由的蔓延,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了窒息。生在农村,对我来说,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山峰的高度,是我重复了很多年的劳作。在老家,传统的农耕时代的痕迹还未退去,贫瘠的土地没有留给我们什么可以炫耀的资本,于是,我们的行走也是用脚一步一步来完成的。    年岁渐长,生活改变了许多,有多少逝去的岁月,再也无法回首,曾经儿时的游戏,在现在看来,远没有工资的增长重要。在红尘俗世中讨生活,就连我的文字,也沾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