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杂记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路上的行人依旧纷纷,而断魂的依旧是那些记忆。曾经遗忘的曾经早已随着年华渐长,消逝在莫名的风中。漫山遍野的青冢,堆积着无数的孤寂。樱桃花谢,青涩的果挂满了枝头,也挂满多情儿女脆弱的心头。葱茏的绿,以肉眼看得见得速度,蔓延着。 一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老家的谚语如此说。 农历三月,阳光开始明媚起来。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室内呆惯了的人,突然出现的温暖,总让我有一些不适应。早上,掀开被子,按照已经的习惯的方式,穿上厚厚的衣服,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可是一到中午,骤然上升温度,就会让人汗流浃背。晚上下班以后,坐在电脑前,总是不自觉地打开电暖

阅读全文

青春期

1、 当青春迈着飘逸的脚步来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可是当我发现它的来临的时候,已经成熟的青春的对我早已选择了失望,为了惩罚我的无知,它选择了离去,而且是华丽的离去。看着它风情万种样子,和离去时的决绝,我才明白,在不经意间,我已经失去人生最美丽的一段时光。 在学校工作,作为班主任,迎来送往中,看着曾经的学生慢慢长大,曾经的小男孩在不经意间变成了健壮的男子汉,曾经的小丫头变成了漂亮的大姑娘,我的心底总会灰颓许多。人生须臾,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浪费掉了将近三十个春秋,面对未来的人生,我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挥霍。站在孩子们的中间,看着他们青春的

阅读全文

那些年,我从雨中走过

一 因为生性柔弱的缘故,生在山里的我,没有多少山的刚强,所有的只是雨的柔弱。这种柔弱仿佛与生俱来一般,一直伴随着我总过二十九年的岁月。记忆中的自己,简单而又倔强,曾经最爱淋雨,让雨水淋湿我的头发,我的面庞,我的衣衫…… 在成长的历程中,很多东西都在不经意间慢慢改变,曾经的嗜好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谈,就连雨,也与我有了隔阂。依稀记得,那些逝去的日子里,一个孤独的少年,总爱独自一个人静静地行走在雨中,像一个受伤的孩子。 雨中的行走,曾经痴迷的思索方式,视线的朦胧与内心的清明一同存在,是世界的两极。作为一个拥有两种极端的孩子,我始终都有一种自己被分成两半的恐

阅读全文

说说西方的“代表”

  中国的“两会”胜利闭幕了,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功和圆满。电视里我们的代表们个个精神抖擞,器宇轩昂,充满活力,态度认真,以极负责任的主人翁姿态,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地商议研究国家大事,看着会议严肃认真的按既定议程一个接一个地取得预期的效果和成功,真令人满怀欣喜自豪万千。有这样代表人民的好代表,真是多少辈子修来的好福分!   这也叫人联想到实行所谓西方民主的国家开会的场景,轻轻地一比真正是天壤之别。老朽甚愚,估么着西方的议员类似于咱家的代表吧,都是代表人民的吧。看看咱们的代表开会在干啥,再看看他们的议员开会在干啥,哪个在干正事大事,哪个在没事找事闲扯淡,就是傻

阅读全文

温暖的姿势

1 有这样一篇叫做《狼行成双》的小说,讲述的是相守的两只狼,用生命最后的坚守,诠释了什么叫做爱情。第一次读到这个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因为故事中人类的残酷与冷血,也因为两只狼至死不渝的爱。随着年岁的增长,再次翻阅这篇小说的,流淌在我的心里的,不再是年少时的疼痛,而是一种温暖。那只母狼拖着自己爱人的身躯的时候,他所想要的,不是为了给爱人再一次的生命,而是要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爱人已经冰冷的身躯。 这几天,难得一见的太阳始终在天空中悬挂着,空气中布满了慵懒的味道。行走在阳关里面的我们,因为温暖,总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闭上眼睛,我的脑海再一次浮

阅读全文

聆听天籁

——记紫阳民歌 一群朴素的山民,朴素得,就连他们的衣衫,也和黄土一样的颜色。 在他们的身后,是茫茫的群山,在这群山之中,人的存在,是可以被忽略的渺小。 一阵风吹起,树枝一动不动,山们一动不动。 人,一动不动。 就在一刹那间—— 一声嘹亮,穿透了料峭的春寒。 所有的乌云瞬间消散,所有的寒冷都在颤抖,所有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和山们一样朴素的山民,就在那一刹那迸发了生命的激情。一动不动的身躯,依旧一动不动,只有那穿透云霄的原生态声音,是这天地间唯一的主宰。 爱恨情仇,不过是过眼云烟;荣华富贵,不过是白云苍狗。那缠缠绵绵的诉说,那字正腔圆的控

阅读全文

穷孩子的钻石

一 每次仰望星空的时候,我都会记得那个深夜的天空。借着星辉,远处麦地里面的那对灰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在一片夜色的朦胧之中,耳边虫鸣的声音震耳欲聋。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我们的鞋底与土地之间的接触充盈着暧昧的味道,轻柔的草们轻轻抚摸着我们的脚踝,一股绿色的凉意沿着裤管上升,然而我们却不敢轻易挪动自己的身躯,不是因为害怕打扰者夜晚的静谧,像偷窥者一样的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在不经意间惊醒那对灰色的身影。 它们是情侣吧,不然的话,怎么接连几个夜晚它们都出双入对的。他们每天晚上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我家的麦田,就像有人给它们调好了闹钟一般。难道这么多天了,它们始终

阅读全文

浓浓亲情—续母篇

浓浓亲情(续母篇) 儿虽远隔在它乡,心里仍刻挂爹娘。亲情永远伴你我,还望爹娘莫悲伤。母在远方盼儿郎,大展鸿图谱新章。一抹暖阳迎春日,数枝寒梅傲雪霜。又是一年春好处,儿郎业绩又起航! ——题记 远行的时候

阅读全文

豪华公厕

改革春风吹满地,现在经济不景气。楼市刚刚才萎靡,公共厕所接着砌。 “房子”现在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词,最高时的房价可达数万数十万一平米。有人调侃道:房价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在政府接二连三的政策调控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二线城市暴涨的楼市终于不那么疯狂,开始了慢慢的回调,慢慢的回复理性。接踵而来的却是各地豪华公厕如雨后春笋般的崛起。 到公厕打麻将去! 开玩笑?调侃你?不不不,这只能说明你没见识,到底是乡巴佬。咱可没那闲功夫调侃你,要便当的话,交三毛钱也行。不想便当打麻将也行,公厕这可比麻将馆便宜多了,6圈才1块钱。 想坐金便桶么

阅读全文

爱情是什么

单身,有时不一定是贵族。 单身也许会比较自由, 但自由也有一个同义词,叫作寂寞。 因为人不是什么时候都喜欢一个人独处的; 有时好东西需要人分享, 有时候难过需要人安慰。 单身贵族产生的原因,是因为 经济上的独立、人格上的独立以及感情上的独立。 独立是什么? 独立是需要而不是依赖, 一个独立的人需要异性,而不依赖异性。 做情人之前,她应该先是朋友。 她成为你的朋友之后,出现在你的生活里, 才有可能认识你、了解你、知道你的长处 而对你产生好感,进一步发展感情,变成情人、对象。 世界上的颜色并非只

阅读全文

当官与送钱

古往今来,官与民,并没有绝对的界限。古今中外,许许多多的帝王、国王、王公卿相,显赫高官、军中统帅、名将,并非都是天生的。中国历史上的封建王朝,国家和朝廷是属于皇帝的私家天下。国家的大官小吏,包括丞相、统兵元帅、朝廷重臣与地方官吏,都是属于皇帝的私家雇员。封建时代,皇帝主宰着全国所有的官员的任免与生杀大权——不管是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廷宰相还是品级低微的地方官吏,都由皇帝主宰任免和生杀大权。封建时代的官吏,如其说是为民办事,还不如说是为皇帝办事更加恰当。孙中山推翻了封建王朝后,中国建立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从此,国家就是全国人民的天下,而不是皇帝

阅读全文

读树

每一棵树都是一本书,足够让我们一辈子翻阅。 书记载着人类历史上古往今来知识的传承,而树,则是另一种文化的负载。在似水流年的里程中,有多少英雄豪杰,帝王将相都已化作一抔黄土,只有书籍能够一代代流传下来,秦始皇焚书坑儒,让无数有形的书籍化作一缕青烟,随风飘散,而心灵的书却永远不会断绝。自从人类出现在地球上开始,我们用各种各样的借口,对参天的大树们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屠戮,然而,我们斩断了树的肉体,可是因为某种亘古的精神的存在,每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依旧是满目的郁郁葱葱。 精神的富裕与物质的贫瘠,灵魂的高傲与肉体的卑微,让我一直有一种故作姿

阅读全文

雨落,冬之殇

一 现在的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无尽的年华正悄悄地从我的指尖溜走了,青春渐行渐远,躲在黑暗处的命运之神,用看不见的思想,指挥着我的一切,与其说我是一个活着的人类,不如说我是被命运操纵的傀儡。在被命运操纵的日子里,我的一切努力仿佛都是徒劳。不知道什么时候,命运会将属于我的一切全部带走,包括我这身沾染了太多尘世肮脏的皮囊。但是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而且是不可抗拒的带走。但我相信,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不会有丝毫的迟疑,虽然在我的心里,我会有太多的遗憾,但我依旧会离开,就像冬天到来的时候,叶子会很快滴落下一般。 这段时间,一直听着薛晓枫的《最后一次》,这

阅读全文

夜晚来临

  天渐渐在我的眼前暗了下来,从操场看出去,远处的一切都已经模糊了,就连平日巍峨高耸的群山,都只剩下了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更不消说对面山上那些白天清晰可见的树了。学生都在教室上课,操场上打篮球的人都三三两两的离去,诺大的操场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月亮还没有升起来,我的视线根本无法穿透这夜晚的黑暗,借着从教室的窗口投射出来的隐约灯光,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灯亮了一下,忽的就灭了,过了一会儿,等开始忽闪忽闪的,仿佛有人在阻拦着它的前进,在这忽闪忽闪中,还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再过了一会儿,灯彻底灭了,室内只剩下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知道这是老毛病,因

阅读全文

路灯在我眼前熄灭

  夜色已深,一声清脆的雷在我的耳边响起。于是,安静与喧嚣,快乐与痛苦,以及我内心不安宁的躁动,一起从窗前的叶上,坠落。   一样的夜,在秋之腹地的肌肤上面,跳动着清凉的舞蹈。一季的沧桑,一生的轮回,也许只有时间,才能读懂这夜晚悄然而至的风。   在这个季节,驾一页思绪的舟,徜徉在时间的河里,也就明白了季节轮回的含义。      雨,在一阵风的后面。滴滴答答的喧闹,打破了这个夜晚的宁静。借着路灯的光芒,我看到了窗外叶子的颤抖,一种隐痛逐渐从心底蔓延开来。   雨在窗外,雷在窗外,我在屋内,思念也在屋内,昏黄的路灯透过窗户,照射着我形单影只的身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