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侃人生“四大幸事”

  

  世人都想把日子过好,让生活中的喜事、美事、幸事多一些。何为“喜事、美事、幸事”,古人聪明和智慧,《增广贤文》中列举出“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之四大幸事,可谓人生中难得的大幸事,一生如若这四件幸事皆有幸降临,委实当说不易也。不说古人所羡慕和追求,就是今人也未必人人能有幸将其一把收入囊中。与其说是古人所羡慕和追求,在某种程度上不如说是一种渴望、希冀、祈盼和愿景。

  这四个幸事中有的得来也并非难不可及,比如“洞房花烛夜”,若非贫穷之极、重大疾患或某种特殊原因,人一辈子基本都有男婚女嫁的机会和可能,几乎绝大多数都可以迎来那激动人心永生不忘那一夜。“他乡遇故知”和“久旱逢甘霖”一生中或多或少也能遇到,但那“金榜题名时”则难以人人努力能有幸得来的。

  仔细琢磨琢磨古人先贤说的这四大幸事不难看出,除了那“久旱逢甘霖”之外,这些可能还是针对平头小百姓而言的。

  先说“洞房花烛夜”。在当时环境之下,小百姓遵从封建礼教,守规守距,几乎没有自由恋爱一说,未婚男女即便订了婚也不可能随便见面,不结婚鲜有未婚同居的现象,大多在挑起大红盖头前那一刻尚不知夫君娘子长得何等尊容,更不可能有婚前性行为,故把洞房花烛夜列为四大幸事之一合情在理,一生中最难忘最值得记忆的一夜焉能不是幸事?

  二是“他乡遇故知”。故时生产力水平低下,科技尚不发达,交通通讯等极不便利,背井离乡四处漂泊的少之又少,像徐霞客那样有钱终生游山逛景者实属凤毛麟角。在此等情形之下,在远离故土的异国他乡或异省他乡遇到一位乡亲或熟人故知自是不胜欣喜,可谓亲不亲,故乡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当然也算幸事之一。

  三是“金榜题名时”。唯有“金榜题名时”颇有些难度,欲获此殊荣并非只要心诚、勤奋、刻苦、发奋和努力就行,这和每个人的天资天赋,和每个人的智商智慧密不可分,只有那些天分较高加刻苦勤学者才有望登上那金榜。就如同今日高考一般,能考上北大清华,抑或是考取哈佛、剑桥、牛津的毕竟是极少数,是莘莘学子中的菁英、精华和翘楚。这四项幸事中,唯独金榜题名时是实打实的凭靠自身能力和水平,能否登上皇榜,一般而言别人帮不了忙,金钱使不上力,关系难以左右,全凭个人的实力。当然,不排除古今科考中弄虚作假者,但那毕竟是另类情况,是少数或极少数。如若登榜,可能为四大幸事之最也。

  四是“久旱逢甘霖”。这句话不难理解,但此言也有人有另一种解释,说是夫妻久别重逢。此文仍以前者字面意思言之。大旱、久旱盼来一场祈求已久的解渴的大雨,对焦渴的百姓、庄稼、牲畜等等无疑是救命的甘霖,焉能不是一大喜事和幸事?

  这“四大幸事”出自何方高人之手无从考证,只有“源于明清之人”一说。姑且不说作者何人,但简明扼要寥寥二十字道出了古时生产力低下时期小百姓生活中的一种渴望和期盼。之所以说是“小百姓生活中的一种渴望和期盼”,是因为与小百姓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谁人不期望自己能这样呢?谁人不希望一生多来几次呢?而这几件事于权贵阶层而言,其难度就不会是希冀和祈盼,抑或说无所谓关注,无所谓费神费力,甚或无所谓“幸事”。

  试想一下,有哪朝哪代的皇帝佬能为“洞房花烛夜”渴望呢?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加上后宫三千佳丽粉黛,就这还不算,那康熙、乾隆南巡一路摘花采蜜不停,漂亮女人有多少谁人能说得清道得明?对他们而言,夜夜都是洞房花烛夜,全国处处都有丈母娘,何须祈盼?不说皇帝佬,就是那些达官显贵、王公贵族和富豪阔佬们那个不是妻妾成群,洞房花烛夜对他们而言可能是相互攀比一生有多少个这样美妙的良宵夜晚。

  “他乡遇故知”或许对他们而言也不是难事和幸事。还是《增广贤文》说,“穷在街头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皇帝佬全国处处有丈母娘,何愁他乡遇故知呢?那些权贵们关系四通八达加上妻妾成群,他乡何愁他乡无“故知”呢?

  说到“久旱逢甘霖”似乎与权贵们关系也不大,后人耳熟能详的千古“名言”:《晋书#8226;惠帝纪》中“…….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晋惠帝司马衷这句经典“名言”一语道破天机,旱与不旱和这些皇帝佬、权贵们有何干?

  “金榜题名时”,虽然这些权贵也想也盼,但不能及第登不上金榜,得不了状元、榜眼、探花之类,对他们的子弟的前途仿佛也没有大碍,没有这个金灿灿的文凭,历代王公贵族的子弟有几个不当官不发财的?

  因而说,这个“四大幸事”是写给布衣草民小百姓的,与权贵们并无多大干系。可谓“人与人不同,幸与幸有异”。在小百姓眼里的天大美事,对权势者而言极有可能是不值一提的小破事儿,抑或是可笑之事。像“洞房花烛夜”,草民娶个媳妇欢天喜地美得能晕过去,在权贵眼里是个屁事,一生多少次这样的夜晚或许他们自己都记不住说不清。况且,小百姓娶得媳妇是何等模样,权贵们的妻妾是何等模样,无需赘言了。在他们居高临下看来,娶个村姑都值得乐翻天,给你个惊世美人还不激动得当即来个脑溢血?这就是有权和无权、有钱和无钱区别的根本所在吧。

  人分三六九等,家有贫富之别,人人命运各不不同,古今中外皆然,不足为奇不足为怪,世世代代亘古不变。草民百姓有草民百姓的幸事,高官阔佬有他们的幸事,可谓此幸事非彼幸事,幸事和幸事也各不相同。古代如此,今天的风景也似曾相识。今天某个小百姓买彩票中了大奖手里一下子有了几百万,恐怕兴奋和激动得彻夜难眠,而这几百万对于那些贪腐大鳄们能算什么呢?可能今日贪腐搂上几百万都已经羞得说不出口了。穷家的孩子祖宗积德行善娶了个漂亮媳妇美得不能自己,相比贪腐一人拥有数十上百个年轻美丽情人而言,这又能算什么?小百姓的儿女勤学苦读考取重点大学毕业后未必有没考上重点大学的官员子女工作好,是否这样,勤看新闻便知。

  话虽如此,但身为平头小百姓无力自己改变自己命运,又不甘命运摆布者也不能自暴自弃,还应努力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不能大富大贵,不意味着放弃争取小富小贵的机会和可能。人比人,气死人。不要和那些高高在上者比,和身边的兄弟姊妹们善意竞赛一番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趣。

  其实,若以《增广贤文》中说的“四大幸事”看,今天的小百姓达到那样的程度或标准已经不是登天之难了。就说“洞房花烛夜”,今天娶不上媳妇的有几个?几乎人人皆可有自己终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不同的是人与人洞房的贫富差异和媳妇的漂亮程度。

  “他乡遇故知”在今天也不是罕见之事。今日全国人员可以自由随便流动,只要不违法愿意去哪儿去哪儿,男女老少各类人士不在家乡本土而浪迹天涯闯天下的比比皆是,随便走到哪个省哪个市都有可能遇见一个同城或同乡熟人故知,这已司空见惯根本不为新鲜。今天就是在外国遇见故知也并不是罕见,全球哪个大洲没有中国人,可能两百多个国家没有中国人的是少数。在这点上,跑到国外打工的腿已经比昔日皇帝佬的腿还长呢。

  “久旱逢甘霖”,对小百姓而言和古时基本依然如故,人至少在现阶段依然胜不了天,还得听天由命,天下不下雨就是再伟大的人说了也不算,还是得听老天爷的。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一些预防和应对久旱的方法和措施罢了。扭转大自然的本领人类还需前赴后继地代代努力。

  “金榜题名时”,和古时差异无几,榜上有名如考取当地前几名就有可能上一所心中想的重点大学,毕业后就有可能找上一个好工作,讨得一个好饭碗,就有可能多挣几把银子,将来就有可能讨上一个好老婆、嫁上一个如意郎君,过上自己认为的美好生活。能否登“金榜”意义重大非同小可,有潜质、有希望的一定要奋力登榜,万万不可错过人生大好良机。

  人生四大幸事,今天看来依然不过时,这中间蕴含着机遇和挑战,也有渴望和期盼,在合理合法的基础上奋力拼争一番也不失为一份难得的经历和记忆。以愚觉悟低见识浅的拙见看,能争何而不力争?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喜人景致展现,也或许会展现一片新天地。

  喜事,美事,幸事,乃人人渴望之事,倘若人人皆能遂心如愿,这个世界将是怎样的和谐与美满?一生中这些美事多一些,最起码心情愉悦,有理身心健康,益寿延年。

  2012.07.14.10:35.

上一篇:地上的饭粒

下一篇:婆婆,我爱你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