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侠义

尽管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民族都崇尚侠义,都留下了许多的侠义传奇,但没有哪一个民族比华夏民族更崇尚侠义,从古至今每朝每代都传颂着许多的英雄豪杰,以至<<史记>>都专开了刺客列传和游侠列传去记录,到现代更是出现了武侠小说这一专门的文学类别来描述华夏民族眼中的侠义。

尽管民间对侠义推崇备至,有人人都想当侠客的基础,但对于统治阶层而言,侠义却似洪水猛兽般可怕。韩非说过这样一句话:文以儒乱法,而侠以武犯禁。而司马迁对游侠是这样评价的: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韩非出于法治的需要,对文士与侠士都提出了批评,尽管司马迁对侠士有诸多褒奖,但同时也提到了一点,与韩非批评甚为相似的一点:不轨于正义。正义一词倒并非我们现在所讲的正义二字的含义,这里是道德和法律的意思。统治阶层需要法律来约束人民,要人人遵守规则,而侠,却以自己的标准在衡量社会,进而做出许多不符上层味口的事来。

侠产生的基础,是民有尚武之风,是世风不振,他们要以自己的价值观去构建这个世界。而侠的产生,冲击了统治阶级的法治,也冲击了统治阶级的威信,不管是乱世还是所谓的盛世,都是难容于统治阶层的。所以汉代大侠郭解最终被灭族,官方史对游侠的记载也终止于汉书。

尽管如此,侠还是一代代的产生,侠根植于民间,世道的不平,法治的不公,都催生着侠的产生。统治阶级为了追求其统治的合理性,往往把自己的意志制订为法律,但不公正的法律除了满足统治阶级的权利和欲望外,根本无法得到普通民众的认可,或者就算貌似公正的法律,得不到公正的执行,一样得不到普通民众的认可。而侠就在这种情况下产生,或者就算在超级专制的社会下,压制了侠的产生,普通民众心中也会有一个个的侠冒出来,最终成为反抗的洪流,直至把专制推翻。正如<<伟大辩手>>里所说:一个不公正的法律就等于没有法律。这意味着我有权利、甚至有责任去用暴力或消极抵抗来反抗。

侠是正义与道德的典范,就算再无良的时代,华夏人对这些的追求也从未变过,侠在人间口口相传,世代不衰,期待大侠,期待正义,期待替天行道,期待天下太平,成为华夏人的固有信仰,所以与其说中国人信仰侠义,不如说中国人信仰公平正义,从古至今的侠义史,不如说是中国百姓的一部斗争史。

上一篇:问清秋

下一篇:腾讯有可能在与360的战争中倒下1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