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们,谁给了你们打人的权力

今天中午吃完饭回宿舍的时候,看见本宿舍楼下围了一大圈的人,人群中不时爆出笑声和咒骂声,凭我的直觉我知道一定是又有某些个倒霉的偷车贼被人赃俱获了。我们学校人多车多,偷车的人也多,每个学期总要丢失那么几百辆自行车。大家对待偷车贼的态度也由刚开始的相对温和转向暴力“专政”,大家都是被偷怕的了,有人曾在一个月被偷两辆自行车。

我把车子锁好挤进人群,看到人群中央果然有一个民工打扮的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他旁边放着一辆被撬开了锁七八成新的女装自行车。或许他也意识到偷车是不对的,所以面对大家的指责他把头彻底地低了下去,让人看不到他的脸。一个手里拿着本子的保安走了过去,估计是要作材料,保安走近了朝偷车贼大腿踢了一脚,围观的人一阵骚动。这时候围观者情绪相当激动甚至有些失控,有几个人甚至想要冲进去暴打偷车贼,但是被保安制止了。学生暴打偷车贼的事情时有发生,当保安放任学生的时候,当然保安在每一次了解完情况以后都会给学生暴打偷车贼的机会。看着周围的数十个学生,再看看被围在人群中的瘦弱的偷车贼,我有点同情他,尽管我也在去年被偷了一部车。这些偷车贼有两个下场:认罪态度好一点保安会放人但是遭学生一顿暴打少不了;认罪态度不好除了遭到保安和学生一顿暴打之后还会被移送派出所,在中国偷车贼在那里会享受到何等待遇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保安例行公事以后,学生们终于盼来的大展拳脚的时候。几个保安走出人群在一个不远的地方站定关注事态发展,保安们不敢走远,是害怕学生们做的太过火。围观者把偷车贼活活打死的新闻屡见不鲜。大学生个个都是疾恶如仇的热血青年,保安一离开当即有几个愤怒的学生趁偷车贼毫无防备把他掀翻在地,偷车贼倒在地上但是不忘用双手抱住头部,他应该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在偷车贼倒地的一刹那,几条粗壮的大腿马上迎了上去,或落在偷车贼的肚子上或落在偷车贼的屁股上,当然也有人试图去踢偷车贼的头部。偷车贼哪里承受得了这等强度的击打,发出痛苦的呻吟,但是同学们对此充耳不闻反而击打得更加起劲了。看到这番情景,我真想上去阻止他们,但是当时的我除了木然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以外什么也没有做。站在一旁的保安们见同学们已经失去了控制,走进来拉开施暴者,准备带走偷车贼。同学们知道发泄到此就要终止了,许多还不甘心的人冲破保安的防线上去再又狠狠地踹了几脚。

回来宿舍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想我似乎该用文字把我此刻所想用文字表达出来,但是当是由于过于激动我什么也没有写。其实在之前目睹此类事件后我也有过这样的冲动,但是远不能和这次相比,这是我第一次较为完整地观看此类事件的全过程,以前的我总是觉得无聊看看就离开。和许多的国人不一样,我是不太喜欢看热闹的人,因为我这人心地过于善良见不得人出丑。对于此次事件我感到很愧疚,我违心地观看了这出闹剧,并且无动于衷除了心痛以外。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学友们这么热衷于参与此类事件并大打出手,也许他们觉得可以通过对他人的施暴发泄内心的愤怒或向众人展示自己的武力,失去理智的时候他们可不会管这样对不对或者合不合法,正如阿q所说的和尚摸得为何我摸不得。是的,因为别人都这么做了,因为这时候自己已经不是始作俑者了,似乎就可以逃脱罪责和良心的谴责肆无忌惮地欺凌弱者。法不责众也给众多迫害者以鼓舞。

在今晚写作此文之前,我在上网看了一些有关暴打偷车贼的帖子,鲜有人会去追问这样对不对应不应该,相当多的人反而认为偷车贼该打。或许偷车贼偷了东西是名副其实的犯罪分子,但是我们不是执法机关,没有处置这类人的权利。就算是执法人员也不能任意处置而需要依法行事,因为这是一个法治社会。大学生们是一群高素质的团体,他们理应知道这样打人是不对的,是犯法的。但是他们却以为这是合乎社会常理的,因为过街老鼠可以人人喊打。老鼠你可以随便打,这不会造成生态失衡,但如果面对的是一个人,我们没有喊打的权力!那么究竟是谁给了这些大学生们打人的权力呢?

我们的社会向来提倡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好汉,做替天行道声张正义的主持者,所以我们的社会可以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可以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当然每个人都有向往正义鄙视邪恶的权利,但是我们并没有肆意惩治奸恶的权力!一旦赋予了每个人随意惩奸除恶的权力,那么必定会有些人借此干些不可告人的勾当,这样泛滥开来以后,法律的意义和公信力都将丧失,整个社会迟早会乱。这样的动乱最后大多以起义的形式爆发,所以中国的历史上出现了那么多的农民起义,一方面看是农民活不下去了不得不反抗,在我看来最大的原因在于人的权力的无限放大,包括皇权。但是为什么皇权最终可以被农民起义所推翻呢,这是因为法律不存在了皇权也就不存在了,贵族也就失去了欺凌别人的法律保障,此时武力就是权力!以武力代替法律的社会,这比人治社会更不稳定,因为其他人可以用武力再次推翻现有统治。因此只有法治社会才能稳定,原则上讲法制程度越高社会越稳定。

偷车贼不敢反抗是因为施暴者人多,施暴者也正是因为仗着人多势众才肆无忌惮。鲁迅说过要痛打落水狗,那句话是有极强的针对性的也是有特定的历史环境的,但是我们却把它发扬光大人用到任何人事上。在对待敌人的时候我们应该发扬打狗精神,但是我们却是在处理内部矛盾的时候依然采取痛打,那就是不对的了。敌人是要打击的,失足的群众是需要团结的,痛打不利于团结反而会使群众朝着敌人的方向转化。学生痛打偷车贼也许会对其内心造成一定的威慑作用,但是却也在他的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火种,使他对这个社会更加绝望。感化失足者最好的方式是教育,当然一定的惩戒必不可少。法律只是一种保障,教育才是最根本,才能从根本上感化失足者。很遗憾,我们的社会对失足者大多采取了打击,这是治标不治本的。

大学生们,作为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痛打偷车贼显示出了你们素质的底下,你们甚至是比偷车贼更值得可怜。折射出社会当中存在的两个普遍问题:第一就是造成民众对法律的信任危机,因为他们觉得法律对偷车贼的惩治不够,反不如一顿豪打来的实在而有意义;第二就是某些人对法律和人权的肆意践踏,势将在成社会的不安定,这些参与者多有“公报私仇”“趁火打劫”的倾向。

大学生们,请你们相信法律,不要再擅自处置偷车贼了好吗?



上一篇:爸,你错了,错得离谱

下一篇:走进美丽的大草原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