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侃之下的唯美爱情理想(1)

——《大话西游大结局之仙履奇缘》(1)

周星驰主演的《大话西游》系列作为代表其所谓无厘头风格电影的巅峰,受到无数观众的喜爱。而在褒贬不一的声音中,我不能算是一个执著的痴迷者,但我会感动,感动于这之中于调侃之下弥漫着的唯美真情。

(一)紫霞纯美的爱情理想

〈1〉逃离

《仙履奇缘》贯穿始终的主线应是紫霞仙子与至尊宝的爱情吧。从她的出场,水天一色,细舟、白衣,紫霞被赋予的,是如孩童般的纯真无邪,而腕上铜铃的特写让我们感受到她一如铜铃清响般的欢快纯美。她向往自由,快乐逃离,那一抹略显俏皮而纯真的笑挑在唇角,让人感染到她由内心发散出来的充满了希望的幸福的憧憬与期许。在终于踏上以为的乐土时,即使那是一片荒漠,她也还是发出“好漂亮啊”的感慨。但这不是净土。在面对二郎神等人的围剿陷阱时,紫霞的宣言纯粹而又坚决:“如果不让我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让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只羡鸳鸯不羡仙,消失就消失!”说这话时紫霞的目光纯净无邪,没有丝毫的畏惧与犹疑。她的防卫武器,就是她那可以冲破一切桎梏的唯美的理想。

〈2〉邂逅

一次邂逅究竟开始的是美好还是苦痛?当现实中我们为纯情不再而迷惘彷徨的时候,一次美丽的邂逅成为无数美好爱情理想的开头。至尊宝在水帘洞口邂逅紫霞时,他心中的目标清晰而明确:拯救白晶晶,挽救自己的爱情。而这个目标的实现最后具体在了月光宝盒的得失上,而正是月光宝盒,串起了他与紫霞的扯不开的情缘。

在紫霞纯纯的理想中,只有唯一的对自由与爱的渴望。她可爱的无邪又为他们的命运注定了分离。是巧合吗?还是命运的安排?无意中的闯入紫霞给予至尊宝的是他无法逃脱的宿命:拥有三颗痣使他成为了孙悟空。命运未知时我们在茫然中求索,希翼能够得到来自未来的启示。而当清醒地看着自己的未来,即使明知毁灭还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至尊宝此时又需要什么样的勇气?似乎是在不经意中一切被游戏注定,这不严肃吗?不符合生命的庄严吗?可是人生的来去,又有几人能够从容安排,又有多少不是轻喜的悲歌?而如今陷入宿命的逃离,执著此刻的另一种涵义又是什么?

谐谑于严肃的思考之外,游离于现代人的无奈的自嘲心境,无力摆脱那么就求助于神话中的超自然的力量吧,我们寄托自己的理想于这其中,却摆脱不了人类处于私欲无可遁形的狡狤。

“我的哦。”当至尊宝要拿回唯一的希望——月光宝盒时,紫霞仍是如孩子般的无邪。她微微的歪侧过头,将宝盒抱在胸前。她的理想就是自由的逃离,摆脱宿命的纠缠。至尊宝知道凭自己的力量夺不回宝盒,于是用了我们都可以理解的能够被容忍的人类的狡狤:“带我一起走吧。”“因为你是我的主人啊,你走了我在这里做什么?”“真的吗?”紫霞一如既往的纯真,无法预知将来的命运又究竟会给他们带来什么。而为了说服紫霞,至尊宝驯服的坐在了地上,嘴里学着狗叫,眼睛却始终盯在了宝盒上,而那一歪头的撕咬,宣泄的恰是内心无法压制的怨懑与苦恼。

〈3〉告白

一个想要逃离,一个想要拯救。他们此时的目标是多么的单纯而又明确。而命运怎会如此放过他们呢?宝盒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在两人看似纯粹的努力中,紫霞听到了那一声剑身出鞘的清脆的鸣叫,至尊宝亲手将命运翻到了另一页,那早已等待他们的宿命。这是爱的告白吗?一个女孩到一个女人的蜕变就源于那一瞬间爱的萌发吗?当纯纯的爱的理想具化到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一个少女的爱由羞涩到明朗到义无反顾。“陪我到市集走走吧。”紫霞以一个少女的狡狤甜蜜的期待着。她的担心,她的试探,她的希翼,她的梦想。“如果他不喜欢我怎么办?”“如果他有老婆了怎么办?”当听到至尊宝终于说出她最想听的那句话时,她强压着已雀跃的心深情的说出:“他来了。”面临彼时爱的抉择,至尊宝无法放弃他的初衷:月光宝盒、拯救晶晶。而此时,他又需要紫霞的力量。那么,他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的爱了呢?人类常常都会犯一个错误:拥有时不懂得珍惜。所以作为观众的你我到此时一定会在心中感慨万千了。可束缚于自己的最初的目标,他必须前行。所以他说:“也好啊,”“是很好啊,”“那就开始吧。”但他一把推开了要吻他的紫霞,正泄漏了内心的难以释怀,这更让我们深深的感动,于感慨中涕泪潸然。就这样,这个形象再一次满足了我们关于理想爱情的向往,掳获了我们希翼真爱而不得的善感的心。然而接下来的对白更是让我们反复吟诵,难以忘怀。“要不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不用了,我自己进去看。”就只剩我们在屏幕前唏嘘、叹息了。 因为紫霞可以自己去看看,而我们做不到;紫霞可以在那个看起来很丑但是从不说谎的一颗心哪里得到真诚的回答。而俗世平凡的我们,该如何去辨别自己的真爱,如何抓住擦肩而过的缘?我们为紫霞幸福着,感慨着,唏嘘着,我们被彻底征服。

但紫霞终于走了,带走了对爱情的希翼,却留下了对至尊宝的祝福……

〈4〉聚&散

两人的重逢在意料之中,在想象之外。紫霞感激于牛魔王的搭救,就像任何一个柔弱女子对于一副坚强臂膀的依赖;至尊宝也仍是不改初衷,一心想要夺回月光宝盒。他可以接受一次荒唐的婚礼,却在听到了关于紫霞择偶标准的时候蓦然失措。原来真的有一段上天安排的姻缘,原来真的有一种爱叫难以释怀。可是面对紫霞的质问:“你可以留在这里成亲吗?”他底气不足的无法面对那一双执着的眼睛。“应该...可以吧?”牛夫人的出场终于将两个人的命运推到新的一页,那份心有灵犀,那份情真意切,紫霞的欢快难以掩饰,这就是一个纯真少女关于幸福的希翼的全部。一段情,要埋藏多少年?一份爱,要期待多少天?两颗心,在相互的猜测中慢慢靠拢。那段经典的谎言,又何尝不是已经对爱绝望了、却又无法真正放弃向往的你我对爱的宣告:“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如果上天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要对那个女孩说我爱她,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上一个界限,我愿意是一万年!”而荒唐的二更之约又让我们再次陷于命运荒唐的安排之中。纠缠中,打斗中,紫霞望着逃跑的至尊宝的身影由衷的爱的流露:“连逃跑都那么帅!”这不正是人们对完美爱情的理想追求吗?——爱一个人,就是欣赏他(她)的一切。

(待续)

上一篇:我的忏悔

下一篇:苏轼在宦海沉浮中的有幸与不幸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