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端午

在十几天前妈妈就告诉我好好过端午节,所谓好好过,又是什么意思呢?又能怎么个好法?当然这些话我不能说给妈妈听,我只说好。或许是在外的年头太多了,对好多节日都有了些免疫能力了,吃好喝好,就是过节,当真是有些无聊了。

早上朋友给我发消息过来:happy dragon boat festival。我说你这样不对,怎么能叫龙舟节呢?我老家就不划龙舟。他说这样外国人容易理解。我说你直接音译不行吗?国人的节日怎么也开始照顾起洋人来了?朋友也不管那么多,继续和我争辩。

先且不说谁胜谁负,单就把端午节译着龙舟节来看,这节日所包含的内容就大大缩水,而中国的传统节日让人觉得越过越没意思,这是为什么呢?或许就是让人越来越觉得这节日过得真没内涵,形式越来越单一,还有就是这节日过得越来越功利化,节日其实就是商家在造势,老百姓猛掏钱,造就了一种热闹的表象,可内心依然得不到安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怀念小时候是如何过节,难道不是对今天过节的方式不满造成的?

传统节日作为一种民俗,自有它深厚的根基。但在今天这个浮躁的大环境下,也就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很少去关注精神层面的东西了。没有了内涵,节日自然越过越没劲了,民俗也时不时的成为抢救对象。抢救,其实治标未治本。

在老家,端午节叫着端阳节,在节前好几天就会感觉到一种气氛,那种气氛不是商家制造出来的,是实实在在的过节的喜悦,在记忆中,那些日子空气里都飘着陈艾草的清香。

过节自然是要起个大早的,这是传统。首先得先提着镰刀上自家菜园割上些陈艾草和粽叶子带回家。如果家里有小女孩,就把陈艾草草尖那部分折下来,别在小女孩的头上,是小男孩呢,就别在他胸口上,这样起一个避邪的作用。

回到家里,把陈艾草挂在家里,基本上这些陈艾草一挂就是一年,非常具有药用价值。然后开始兑雄黄酒。大人会先喝上几口,然后再喷一些在陈艾草上,最后再涂一些在小孩的脸上。

结束了这些程序之后,大人就开始洗粽叶包粽子,粽子也是这天必须要吃的。而在恋爱中的青年男子,则要背着粽子到未来的丈母娘家去串门,丈母娘则会以伞相送,其名曰“打伞”。

当然在这些天,也少不了要包香囊。小孩要包,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也要包。 香囊用竹笋的壳先做出外形,这外形看起来就像一只只小小的粽子。做的时候把一些香料放在里面,外面用五彩的丝线缠绕成各种花纹,再在底部挂上一些线缀,非常的漂亮,可以送朋友,或者送情人。可以试想,在家里挂着一排五色的香囊,那种甜蜜,实在是无法比拟。

记忆中这些过节的细节还是那样清晰,只是不知道在我离家多年以后,我们的端阳是否还是原汁原味,但愿这些不只是留在我的记忆中,端阳快乐。

上一篇:在你的肩膀上微笑或哭泣

下一篇:远去的水乡

节日的人性化或者才是节日应有的内涵。看了你写的端午节,真想能去你们那儿过一次哦,我们这儿,其实更是传统文化匮乏。什么时候,能够再次充满憧憬的渴望一次过节呢?
   [回复]

深蓝  2006-06-11 14:18:0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