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慌张
有人看着这些木头房子
似乎破落,似乎腐朽
我赤着的脚
只能不停的往后缩

故纸堆中
寻着前人的笔墨
那条小河连同这土地
就像木头房子里的神秘之火
闪闪烁烁

闪烁的是我的词
他不是腐朽
他只是老了
我这样说

有一天我又回到这里
我记得那古老的刻花窗棂
它掉了漆
白白净净
窗棂,就像我的心

安静着,安静着看朝阳变成夕阳
安静着听鸡鸣狗吠
目光温柔,窗棂依旧

上一篇:

下一篇:一冬 落雪是最终

这首诗写的好。    [回复]

语钝  2010-09-14 12:05:00

虎哥好,好久不见    [回复]

国风  2010-09-14 16:56:0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