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一章

一 这是仁宗时代,一个中国历史上颇为清明的时代,君王圣明而宽容,也使得涌现出一批名臣,包拯就是最为著名的一位。“开封府”三个字被冤屈的百姓视作衮衮青天。现在,沈晗就站在开封府的门外。 她是个瘦小美丽的女子,此时却作男装打扮。不是她不爱女儿妆,此举实在出于无奈。为了逃过仇人,她千里迢迢的来到开封府,因为母亲对她说,只有开封府能够为他们复仇。只有包青天包大人! 可是,她不能击鼓鸣冤,她们的敌人实在太强大了!沈晗踌躇的在外徘徊,这么一清早,开封府的门还没开。她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进府,才能把冤情陈述给包大人? 此时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她身上穿得单薄,看

阅读全文

第2章:第二章

沈晗见被识破是女儿身,只能点头。马大嫂叹道:“可怜了,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来开封府找包大人。妹子,你是哪儿人?” “姑苏人氏。” “你们家里人呢?在不在开封?怎么让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出来?你爹你娘怎么放心?”马大嫂越发关心。 沈晗越发越伤心,哭道:“我就是为我爹娘鸣冤!我娘说,唯有找到包青天包大人,才能惩治凶手!” 展昭性格仁厚,平时很是随和,骨子里却嫉恶如仇,最见不得人间冤屈,他见沈晗哭得如此伤心,道:“你随我来,我为你安排到书房去见包大人。” 穿过一个花园,沿着一条曲折的石子路,便是包大人的书房。 展昭让她在外面等候,轻轻敲门,进去

阅读全文

第3章:第三章

二 开封是皇都,街面上十分热闹,又是节日期间,更是人来熙往,不过很多开封百姓都发现一件令他们感到新奇的事,那个一向沉着内敛的展护卫竟被他身边那个叽叽喳喳的小丫头一直逗得面带春风之笑。 他们纷纷猜测,这个小丫头看来和展护卫相差十来岁年纪,难道是他妹妹不成?不禁感叹,长兄如父,这个小丫头平时一定被展护卫宠坏了,一副天真未凿的模样。展护卫历经风浪,这丫头却是一清如水。 终于有人打招呼了:“展大人,带着你妹妹来办年货?” 展昭笑着点头,这沈晗一路上京,被偷儿偷了随身的全部物品,为了她的安全,包大人特命自己陪着她采购一些衣物。 首饰铺的张老板招呼道:“展

阅读全文

第4章:第四章

三 终于到了杭州。难得的是,天气也放晴了,倒是早春的风,已经摘去了刀尖儿,吹在人面上几分柔和,河里的冰也渐渐消融。 展昭和沈晗缓缓骑着马行在西湖边,西湖景色果然秀美,即使在寒冬,依旧透出一股秀气。 想到快要拿到书信,两人心情都倍感轻松,沈晗向展昭说起小时候爹娘带她来杭州的事。 展昭笑道:“下次再来杭州,大哥带你游遍西湖十景。” 沈晗微微失望,撅着嘴道:“我还以为这一次能玩呢。” “这样要紧的证物,我们怎么能带在身上游玩?”展昭拍了拍她的头道。 沈晗恍然,使劲的敲了自己一个毛栗子:“真是该死!又顾着玩了!” 展昭笑着叹口气,这丫头,一路上吃

阅读全文

第5章:第五章

“展大哥。” 展昭和明澄步出花厅,却见沈晗站在花厅外的小径上,轻声召唤他。 展昭忙迎上去,道:“小鱼儿,你在这儿站了多久?刚刚退烧,怎么在风头里站着?” 沈晗低声道:“展大哥,我想去我叔叔家把那证物取回来。” 展昭柔声道:“不急,等你病好了,咱们再去。” 沈晗摇头道:“咱们这就走吧,展大哥,取回这些信件,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这个重要证人,也就不劳展大哥保护了。我,我也要回家了。” 说着眼圈便红了,明澄在一旁看了,知道她始终为“重要证人”四个字耿耿于怀,展昭却浑然不觉,道:“小鱼儿,你要回哪个家呢?你爹爹妈妈,”他口气更加柔缓,道:“不是已经

阅读全文

第6章:第六章

入夜时分,冷月无声,寒星几点在夜空中疏疏闪烁。 两条身影,飞起丈余,上了沈秋青家的屋顶。那身影轻灵之极,如蝴蝶翩翩,又如大鹏展翅,水银泻地,灵妙无声。沈晗笑着对展昭看了一眼,那眼中满是得意之色,意思是说:“展大哥,我轻功不错吧。”她跟随师父在庐山之中,练功甚是偷懒,只有这一项轻功,因为爱那自由自在的奔驰来去,所以是练得最好的。 展昭赞许一笑,伏于屋顶,小心揭开屋瓦,透得一线光明,沈家的卧室就了然于眼前。 原来他心中早有计较,料想这一回打草惊蛇,沈二娘必得转移她那箱子。而白天沈家佣仆甚多,入夜寂静,没有了众多耳目,她方会行动。是以展昭成竹在胸。 果

阅读全文

第7章:第七章

展昭明白今日要死于此阵,现下就是缠斗,拖住他们不得分身去追沈晗。他倚剑而立,却是胸口剧痛,血沫顺着嘴角蜿蜒而下。展昭惨然一笑,站直身子,右手生生接了陈荣一剑“长河落日”。两人内劲皆透过剑锋传递,展昭此时左肩伤口血流如注,体力不支,硬生生倒退了三步。陈荣心中微有不忍,道:“展大侠,今日我们兄弟以多胜少,也非好汉行径。展大侠刚才饶过我弟弟,咱们一报还一报,展大侠,你交出书信即可,咱们就说武功不及展大侠,让展大侠遁走了。此等借口,主人必信。” 展昭微微摇头,道:“东方七宿同出师门,龙图大阵本来就要七人同心,也算不上欺负展某。今日敌我两立,原无转囿余地,各位若

阅读全文

第8章:第八章

沈晗的预感不无道理,半夜时分,一把寒剑挑开窗户,一位蒙面人悄然而入。 他手中长剑直指沈晗,沈晗今晚本就忐忑,此时听见动静,猛地从床上跃起,她虽然武功不高,好在身法轻灵,飘忽跳跃之间,那人倒是一时伤她不得。 但地方狭小,二三十招后,杀手便摸清她身法,狠下杀招,她腿上中了一剑,不禁“哎呦”一声,瞧着没有退路,便往半开的窗子里一跃跳去,窗外就是一条茫茫大河。此时月色清寒,夜风呼啸,河水很快就吞没了她。 此时,楼下侍卫皆被惊醒,冲上楼来,制住杀手。明澄晚上喝了点酒,睡得沉沉的,此时也给闹醒了,推开沈晗的房门,只见那杀手倒在侍卫剑下,却哪有沈晗的影子? 他

阅读全文

第9章:第九章

展昭沉重的点点了头:“还指使杀手制造姑苏沈氏灭门惨案,一夜之间杀害六条人命。” 春妮如五雷轰顶,脸色顿时死灰,身子如落叶般瑟瑟颤抖,展昭忙扶住她,却不知怎么安慰她,现在千言万语,对于春妮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以后的茫茫人生,她一人怎能孤身行走?想到这儿,展昭不由得湿了眼睛。 “师兄,”春妮的声音细而微弱,像是从遥远的地方而来,热泪不断的从她眼中流出:“你放心,春妮不会求你。两年前,春妮误中九尾狐沙千里圈套,竟然怀疑爹爹因师兄而亡,让师兄受尽委屈。这几年,春妮想到这件事,心里就不是滋味。春妮曾经发誓,这一生一世,春妮再也不会做让师兄为难之事。春妮了解师

阅读全文

第10章:第十章

六 “姐姐,外面有人找你!”沈晗正在为马兰缝制春衫,马骏和马兰同时跑了进来,手指着外面说:“那个阿姨就在角门站着,让我们进来找你。” “阿姨?”首先跳入沈晗脑海的就是慕容霜,她急问道:“骏儿兰儿,是不是个穿着白衣服的阿姨?” “嗯,还好漂亮呢!只是样子冷得像块冰一样。”兰儿点着头说。 沈晗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师父来接自己回去了!她放下手中的衣服,迟疑的朝外面走去,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回头对两个孩子说:“展叔叔呢?” “展叔叔今天在南城巡街。”马骏得意的说:“今天是爹跟着展叔叔,所以我知道!” “南城巡街?南城那么大,我到哪儿去找?”沈晗急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