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日记本 - 国风《在路上》    日期:2016-09-06   星期二   天气:晴好   心情:好

天下第一关

借着出差机会,终于有机会去到北方,我到过的最北方,秦皇岛,这座以秦始皇求仙而闻名的城市。我对它的了解,仅限于几个符号:秦始皇、山海关、北戴河。而山海关作为天下第一关,就像是有一种仪式般要去完成,染血的边疆,寂寞的边塞,也是汉家的没落之地。

高铁拉近了中国城市的距离,也就六个多小时,我就已踏上秦皇岛的土地,和中国其它的城市确也没有什么不同,在出租车上也了解了多一些的秦皇岛的信息,那山海关与北戴河分属秦皇岛两个区,相去甚远。而我住的酒店在海港区,也是市府所在地。九月的秦皇岛已经宣有游人,显得也特别冷清,我住的酒店在海边,显得更是冷清,除了饭店的餐厅,外边的路上的餐厅居然在大部分都在停业中,想吃一些当地的特色,最终我还是叫了外卖,但不太满意。

一天半的会议结束后,在第三天的下午,先去当地人推荐的老龙头长城。老龙头是万里长城的起点,是一段在起于海上的长城,从海上起到嘉裕关,把内地用这一道长长的城墙保护起来。老龙头还保留着当时的兵营,那些士兵就在这里,保护着内地的万里江山和千万百姓。依旧高耸的城墙和那些碎裂的墙砖,刻画着一道道文明与野蛮交战的深刻历史。老龙头之后,是我心怀期待的山海关,一心想看看那天下第一关几个大字,想凭着城墙看看,如果有成千上万的野蛮人蜂拥而至,我该是怀怎样一种心情。说是城墙,那是因为长城像一条线,在这条线上,会有许多像山海关这样的城池,与长城溶为一体,守城待敌,所以山海关就像西安古城墙一样,是围起来的一座城池,两翼再向东西方展开。城墙无疑是修整过的,但城墙的底韵还在,气势还在,看着延伸的城墙,岁月的烽火虽已变为漫天绿树,我仍想不通为何一坐雄壮的关卡,一群勇武的人,就一个个低下了高贵的头,放入一群野蛮人,然后自己留起了猪尾巴,甘心与野蛮人为伍。从这点来讲,吴三桂和张学良可以说完全是同一类人。天下第一关,守得住地,却没能管得了人。

最近对书法有些兴趣,看着那天下第一关几个大字,也记起小时老师讲的关于这几个字的故事,真实与否倒不十分重要,对于当时并未见过世面的我,能记到现在,足见对我的影响了。据说当时守将要请王羲之题写天下第一关的匾额,但王羲之不愿意,此人便转而去求王献之,于是王献之便假装不会写,而去求教自己的父亲,王羲之自是挥笔便成一字,王献之一天求教一字,到了第五天,王羲之忽然醒悟,四天教了四个字,天下第一,加上这关字,不就是天下第一关了吗?便不再写,所以最后一字王献之只得自己动手。以至于匾额上的天下第一和关字呈现两种不同的风格。我对于书法是没水平,看也是看不出,只是觉得这样的小故事发生在书法家身上,倒也是好玩。

离开时,夕阳正好斜斜的在城墙上方投射下来,昏黄的阳光,暗黑的城墙,这些历经了多年仍是这样背负着一种沧桑的感觉,就像一个人,永远也变不了的性格。

阅读: 970  评论:1

好有意思的故事!对于这天下第一关,我只能满脑袋吴三桂…    [回复]

素月  2016-09-06 23:17:22
随便说两句吧